离婚咨询
18013906121

南京离婚律师:解除同居关系时,一方在同居关系期间购买的股票应予以分割

关键字:未婚同居,个人财产,共同财产,股票分割

【案件事实】

李某、王某于××××年举行婚礼并同居,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为同居关系。同居期间,双方财产存在混同,并未对购置的财产归属作出明确约定。2008年1月12日,双方解除同居关系,且未对财产作出明确分割处理。李某、王某曾通过诉讼,以生效判决的方式将双方名下的两套房屋、一辆轿车及李某名下的股票分割完毕。现李某将王某诉至法院,要求分割其名下TCL集团股。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王某名下的截至2008年4月22日结存84713股TCL集团股,应否作为同居期间购置的共同财产予以分割,以及如何分割。

【一审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解除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一般按共同财产处理为原则,即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本案中,李某、王某在长达近十年的同居生活期间,财产混同,王某也自认曾将其持有的部分集团股出售,用于李某购房。2008年1月12日,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王某名下尚留有部分集团股,鉴于王某早在2004年从单位离职,其不可能在离职后新购集团股,故李某以84713股为基数计算股票价值,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根据双方协商确定的股票价格,即按照每股4.78元计算,李某有权分得一半,共计202464元。至于王某辩称,该集团股系其个人财产,因缺乏确凿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而王某辩称,应当将其2007年5月汇给李某的股票出售款予以扣除的意见,因与李某诉请分割的剩余股票价值无必然关系,本案不予采信;如王某认为该行为涉及其他法律争议,可另行协商或诉讼解决。

【二审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陈述,本案争议焦点为:王某是否应当支付李某股票补偿款202464元。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双方于2008年1月12日解除同居关系时,上诉人王某名下尚留有84713股TCL公司集团股,依法应予以分割。上诉人提出该股票取得于双方同居之前,因其提交的员工持股通知书并未明确载明该股票取得时间早于××××年,故该上诉理由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所提在双方同居期间上诉人就名下所持股票进行变卖,变卖款已转给被上诉人,被上诉人所收变卖款应在本案中予以扣除的问题,对此被上诉人辩称该款已经全部花销完毕,鉴于双方对此未达成一致意见,且被上诉人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仅主张分割在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上诉人名下尚存的股票,对于上诉人主张的同居期间转给被上诉人的股票变卖款,本案不予理涉。

关于上诉人所提其因TCL公司配股,其缴纳配股款时借款62955.2元的问题,因上诉人已于2004年从TCL离职,现并无证据证实该欠款在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仍真实存在,且涉及第三人利益,故本案对该借款不予处理。

关于上诉人所提被上诉人应共同承担其出售案涉股票税费的问题,根据一审在案证据股票交割明细,王某于2011年出售案涉股票时,以出售价格的20%缴纳个人所得税,对此被上诉人亦认可其承担一半的个人所得税,但认为计算个人所得税的基数应以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的股票价值为准。考虑到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案涉股票尚未出售,故本院酌定由被上诉人承担出售该股票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的一半,即按双方一致确认解除同居关系时股票单价4.78元/股、总价404928.14元计算个人所得税为80985.63元,被上诉人应承担其中的一半40492.81元,故上诉人应给付被上诉人的股票补偿款应为161971.2元(202464-40492.81元)。

综上,上诉人关于案涉股票不应予以分割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承担部分税费的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因二审出现新事实,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变更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2018)苏0104民初20号民事判决为:王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李某股票补偿款161971.2元。

【律师点评】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王某名下TCL公司集团股到底是个人财产还是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因王某不能举证证明涉案的股权取得时间在双方同居之前,故而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再加上双方同居时间较长,财产存在混同的情形,故法院按照共同财产进行平均分割,扣除因股票出售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部分。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离婚咨询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南京离婚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