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咨询
18013906121

同居期间共同购买的房产,登记在一人名下,因双方父母都有出资,解除同居关系时按出资比例分割

关键字:同居期间共同购买房产,双方父母出资,按比例分割

【案件事实】

原、被告于2015年7月相识并确定恋爱关系,8月份开始同居,同居期间,被告曾怀孕,后流产。原计划于××××年××月结婚。同年9月,双方发生矛盾后结束同居关系,因同居期间购房出资析产等问题发生争议,原告诉至法院,要求析产。

在双方同居期间,被告于2016年2月6日为购买501室与案外人刘某签订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支付定金2万元,合同约定的购房款为1719000元。因首付款及贷款金额有些变化,同年3月31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总价为1719000元,其中,定金2万元,尾款2万元,首付款从479000元调整为679000元,贷款金额从120万元调整为100万元。首付款679000元,于2016年3月31日前付清。被告购房时,原告方参与了出资。2016年3月11日,原告母亲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被告4万元。2016年3月30日,原告姨妈通过银行转账给被告10万元。3月29日,原告母亲通过银行转账给被告43万元。在被告按揭贷款期间,原告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被告三笔款,分别为2016年5月6日6000元,6月15日6278.02元,7月23日6278.02元。除支付购房款外,被告还支付了中介费、契税等各项费用合计1776649.55元。

另查,被告于2016年5月领取了501室的房屋所有权证,庭审中,双方确认该房屋当下的市场价格为每平方米3万元。

【原告诉请】

化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返还并赔偿与原告同居期间,原告支付的购房款、增值款等款项共计933651.95元。事实与理由:双方于2015年7月相识、相恋,并于同年9月同居。在此期间被告伪装温柔性格,表现良好,双方感情尚可,本打算××××年××月结婚,10月举办婚礼,因被告暴露出许多性格缺陷,双方感情不和,矛盾频发,无法进一步走入婚姻殿堂。2016年2月6日,原告购买了秦淮区秦虹路龙蟠花苑12幢51号501室(建筑面积89.75平方米,以下简称501室)房屋一套,因原告名下有房产,并在被告再三要求下,原告以被告名义购买并产权落在被告名下,总房价171.9万元,原告支付首付款57万元,按揭贷款100万元,并支付同年5-7月贷款本息合计金额为18556元。同居期间原告支付被告彩礼10001元,被告拿走原告价值7596元的金项链一条等,共计933651.95元。

【被告抗辩】

朱某辩称,1、关于501室,该房屋在购买时首付款是双方父母共同出资,系基于结婚目的双方父母对双方子女的赠与,该房屋从购买时就登记在被告名下,并且以被告的名义申请的按揭贷款,按揭贷款一直是由被告偿还。双方父母附条件的赠与所形成的债权与房屋增值没有关联,被告也一直表示愿意将原告父母对于其赠与部分予以返还。原告父母转账53万元,最多只应当返还给原告21.5万元。被告父母支付房款28.9万,加上过户费、税费加起来共计近30万元;2、恋爱期间,被告一直是抱着极大的诚意想要和原告共赴婚姻殿堂,为原告怀孕一次,因原告的要求,被告只能选择堕胎,现原告不愿意结婚,对此被告无过错,原告应为草率的恋爱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3、同居期间,被告实际上也为原告家庭其他房屋的装修,出资出力,当时原告父母向被告转账53万元,也没有明确说是购房款的支付,而仅仅是用于婚姻筹备期间共同生活的开销及购房;4、对于原告主张的金项链、彩礼,被告不予认可,金项链是原告的个人物品,其理应妥善保管,原告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将金项链托付给被告。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应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被告购房时,双方父母均有出资,该出资应视为对自己子女的赠与,双方各自的出资及房产增值部分,亦应归各自所有。在原、被告同居期间,原告及其父母为购买501室支付房款共计582556.04元,当时房屋的购买成本为1776649.55元,现双方协商确定的房屋市场价为2692500元,被告作为501室的房屋所有权人,应支付原告房屋补偿款为882860元。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10001元及金项链一条,被告否认收到上述彩礼及金项链,对此原告未提供证据加以佐证,故原告的该项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对原告诉讼请求中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其他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若干意见》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朱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化某补偿款882860元;

二、驳回化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697元、减半收取6848.5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11848.5元,由化某负担3569.5元,朱某负担8279元。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离婚咨询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南京离婚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